服务网络无所不在 探索创新随处可见

5月,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利用微信视频方式与被执行人沟通,顺利执结一起标的为1万元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
无独有偶,同样的时间段里山南市乃东区人民法院也巧妙利用微信成功调解了3起合同纠纷案件,既提高办案效率,也节省诉讼成本,赢得当事人一致好评。
把现代技术引入审判、执行过程,是西藏“智慧法院”的一次尝试。而这一尝试只是西藏法院司法体制改革的冰山一角。
从2016年西藏法院着手准备司法体制改革开始,3年来,改革带来的新气象、新面貌一步步呈现,改革带来的新成效、新“红利”也让老百姓逐步获益。
司法服务网络成效初显
7月26日,那曲市巴青县人民法院立案法官在向一被告送达起诉书副本时发现,双方当事人矛盾非常激烈,随时可能发生安全事件。
为避免事态升级,巡回法庭当即启动,车载流动法庭开进当事人所在村庄,经过两个多小时庭审调解,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原告自愿提交了撤诉申请。
“点线面结合”司法服务网络的构建,无形中方便了群众诉讼,打通了司法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随后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要构建以人民法庭为点、以车载流动法庭为线、以基层法院为面的“点线面结合”司法服务网络,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
经多年摸索,“点线面结合”司法服务网络的构建已从理论走向实践,并取得初步成效。
羌塘大地,地广人稀,气候条件恶劣。针对点多线长面广、农牧民诉讼不便和家庭邻里纠纷比重高等现实问题,那曲市中级人民法院坚持重心下移,立足于完善“点线面结合”的基层司法服务网络,充分发挥并利用好车载流动法庭这个“点”,坚持有案办案、无案法宣原则,逐步加大巡回广度和密度,不断拓展覆盖面,积极深入各村(居)和游牧点巡回办案、开展法治宣传,主动邀请人民陪审员、驻村工作队等参与纠纷化解,深入排查基层存在的各类矛盾纠纷。今年以来,流动法庭开展矛盾隐患摸排、调处工作370次,调处民间矛盾纠纷432起,现场调解案件50件、现场立案204件、现场答疑600余人次,开展法治宣传活动308次,以案释法52场次,派驻人民法庭的人民陪审员共调处化解矛盾纠纷137起,有效缓解了法院司法资源不足的现实问题。
敢于探索创新先行先试
改革3年来,在“案多人少”现状下,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案件量逐年递增30%的压力下,依然能得心应手开展审判工作,法宝就在于庭前化解纠纷量增加10%至15%,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诉讼压力。
这样的探索创新在雪域高原上早已“遍地开花”。
今年7月,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响起,林芝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向巴次仁担任审判长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达某盗窃一案。林芝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明马丹增出庭履行职务,法、检“两长”同庭履职。
数日后,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2019年度第4次审委会会议,在研究讨论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时,邀请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卓嘎列席会议,发表检察监督意见。这也是日喀则市检察院检察长首次列席市中院审委会会议。
7月12日,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法院利用远程庭审系统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盗窃案,法院、检察院、看守所三方打破距离壁垒,让“数据跑路”,实现了“隔空对话”。这是全区范围内率先启用三方远程视频系统开庭审理的第一起案件。
3年改革之路,展现了西藏各级法院在司法体制改革道路上先行先试的无畏努力,更显示了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坚定决心。
推进多元化解机制改革
司法体制改革在稳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的“红利”也在凸显。
近年来,随着党委领导、政府主导、法院助力及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改革的推进,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逐步无缝对接,实现了司法力量与社会力量的有效借助与互补。
2017年9月1日昌都市值班律师服务台在诉讼服务中心正式设立,将律师入驻法院提供法律咨询、法律援助纳入法院诉讼便民服务工作范围。
山南市人民法院充分发挥陪审员、调解员作用,在部分人员集中、发案率较多的乡(镇)、村设立法律服务站,经常开展法律咨询、法治宣讲、纠纷排查等工作,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司法需求,真正将司法关口移至群众家门口。
日喀则两级法院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目标,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主线,结合自身实际,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将诉调对接平台建设与诉讼服务中心建设结合起来,建立诉讼服务大厅、诉讼服务网、12368诉讼服务热线、车载流动法庭“四位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
3年的改革之路虽不算长,但便利的司法服务、连接田间地头的司法网络,让老百姓体验到司法体制改革“红利”,搭建起法院和群众的“连心桥”,真正做到了问题所指、改革使力。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