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心理学》:如何逃离互联网“黑镜”的操控

酒店房门打开,站着一位金色卷发,眼眸发亮,身穿黑色衬衣的女人。网络心理学家玛丽·艾肯对记者神秘一笑:“选择穿黑色的衣服,可以让别人读不出任何私人信息,信息量为0。”
这样神秘酷炫的外形和表达,让人想起美剧《CSI:犯罪现场调查》中,由奥斯卡最佳女配角获得者帕特丽夏·阿奎特所饰演的金发调查员“艾弗莉·瑞安”。剧集中,这个女调查员告诉观众自己是一个行为心理学家,她的机密文件被黑客窃取,导致病人惨遭谋杀。

“艾弗莉·瑞安”这一角色的原型,正是玛丽·艾肯。同时她本人担任《CSI:犯罪现场调查》的高级顾问。玛丽·艾肯还特意向记者展示自己和美剧女主角并肩站立的合影——一样的“金发黑衣”配置,仿佛一对皆可洞悉人性的高能姐妹花。
来自爱尔兰的玛丽·艾肯,是刑事科学法医心理学家、欧洲刑警组织顾问,曾与国际刑警组织、联邦调查局和白宫下设的多个全球机构合作,开展科研培训的研修班。她所研究的领域,包括网络安全、有组织网络犯罪、网络跟踪、技术辅助贩卖人口、网上儿童权利等。
玛丽·艾肯在虚拟犯罪心理画像和网络行为分析方面的突破性研究,催生了《CSI:网络犯罪调查》的面世。她透露,最近正在创作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影视作品。
揭示互联网环境下人性阴暗面的《黑镜》,在中国年轻人中风靡一时。而玛丽·艾肯说,作为科学家,通常她对这类剧集的关注是和戏剧情节无关的,因为她习惯去思考其背后的创作逻辑和行为动因。玛丽·艾肯笑言,在现实中,她接触和研究了太多真实网络犯罪案件,比《黑镜》剧情要残酷许多。
“到底是我们发明了网络,还是网络发明了我们?”近来,玛丽·艾肯写了一本“细思极恐”的书,《网络心理学》,就如同去掉戏剧滤镜的《黑镜》。

虚拟恋爱、网络霸凌、电子上瘾、极度自恋、网络焦虑……玛丽·艾肯抛出一个个越来越普遍发生的互联网“阴暗面”,试图告诉年轻读者,怎样才能在网络时代保持清醒,以及保护自己不被操控。
社交网络,为何让我们容易陷入各种焦虑情绪中?
“心理学家有一个原则叫邓巴尔数据,邓巴尔数据定义我们在变社交疲倦之前最高容忍社交面的上限,就是我们到底能够管理多少社交群体。这个数据应该是150——也就是说大家最多能够管理150个朋友,如果多的话就会陷入到社交的疲惫。”
玛丽·艾肯表示,每个互联网公司在设计产品之初,就应该将邓巴尔数据考虑进去,考虑到年轻人能够管理的社交上限,而不是一味增加社交平台的利润,从而给年轻人造成社交方面不利的影响。
“比如孩子踢球,最开始体力充足,技术动作非常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力下降以后表现不如以前那么好,这就是儿童时期的自然规律。然而在网络游戏当中,它正好和现实规律相反,花的时间越长你的技能越强。随着年轻人不断参与到游戏中,他们的体力不断下降,可是游戏的难度越来越高。”
玛丽·艾肯对记者表示,这些在设计层面就与心理规律、现实规则不相称的互联网产品,让年轻使用者产生挫败感和压力,使用越久越焦虑。
“很多人都问我,身为家长该怎么帮助沉迷于电子产品的孩子?我觉得互联网公司管理者更应该去思考怎么帮助孩子,当局者和专家应该告诉网络管理者,要创造真正适合孩子的分级、有体系的产品。否则,网络文化这个词终将变得臭名昭著。”
通过撰写《网络心理学》,玛丽·艾肯希望公众对技术的影响、互联网“藏污纳垢”的可能性有所警醒。“隐藏在互联网黑暗角落里的犯罪组织和地下市场正在肆意发展。这是每一个上网的人都应该知道的事情。为什么?因为青少年愿意冒险,而且有很强的好奇心,所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这些黑暗角落所吸引。”玛丽·艾肯说,她不知道人们为什么会有错误的印象,以为深层网络绝对安全,甚至非常有趣,但事实并非如此。
“对于年轻人而言,他们与设备的互动对于脑神经路径的影响,最终会产生巨大的变化——这就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影响他们以后的做人”。
玛丽·艾肯亲身参与过一系列研究,从最开始一个小婴儿受到网络影响,最终研究到因为网络走上犯罪的一些人。他们发现,新技术和人类的行为进行交互以后,所造成的影响会不断放大,比如网络上的欺凌现象,“网络欺凌远比我们在现实当中看到的欺凌行为更加严重”。
另外,玛丽·艾肯提出,不该让儿童过早接触手机,12-13岁的时候才适宜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她同意在9-10岁的时候给孩子比较简单的、没有摄像头的、只能发短信、打电话的手机。“如果这样做的话你可以规避很多问题。技术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关键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去使用它,希望大家能够从技术当中获得它最好的一面”。 

相关产品

评论